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西柳州市三江侗族自治县富禄乡岑旁村

首届中国博客大赛最年轻最草根的获奖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首届中国博客大赛最年轻最草根的获得者。网易第一批“油菜”博客之一。这是由一群漂泊他乡的大学生创建的家乡博客。这里有世界著名的侗族风雨桥,别致的鼓楼,迷人的梯田,甘甜的泉水和米酒.以及被称为“东方神韵”的侗族大歌。不是炒作,不是噱头,我们只为让更多的人知道美丽的家乡。我们用自己的视角、自己的笔向大家描述家乡别样的民族风情和外面缤纷多彩的世界。我们精确的地理位置:广西柳州三江侗族自治县富禄苗族乡岑旁村。

网易考拉推荐

富禄苗族乡志——第一编 地 理  

2016-09-19 13:51:15|  分类: 历史文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编  地   理
第一章  建 制 沿 革
第一节  富禄名称的由来

    富禄镇,初为苗族人民开发(即今岑牙村苗族人民),继后杂居数十户苗、侗族人家,原地名苗语叫“养雍”,侗语叫“寨塘”。
清嘉庆年间,广东嘉应州(梅县)和闽西永定县的客家人,陆续到此从事商业活动,继后又有广西其他市、县及湘、黔等地不少工商人士到此从事商业、手工业和饮食服务业,至清光绪初年(1875年),初具城镇规模,其时镇内约300户,1000余人,商号计50家,地方更名“福禄”。当时全县区划为:3镇、3冬、6甲、6峒、2龙、2江、1里、1寨,福禄为“大溶江”辖地。
民国时期,全县区划为:甲区(丹阳区)、乙区(浔江区)、丙区(平江区)、丁区(溶江区)四区。丁区(溶江区)区治所福禄。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裁区设乡,全县设立32个乡,“福禄”更名为“富禄乡”,从此,“福禄”地名消逝。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全县拼为18个乡,富禄乡与高安乡合拼,命名“富安乡”,合拼时间仅三个月,因各乡之间以地理、民情、习惯互异,产生纠纷,后来转分开,全县区划仍按32个乡,富禄乡名称转恢复一直沿用至今。


第二节 建 置 沿 革
民国前期全县区划为甲、乙、丙、丁四区,丁区(溶江区),区治所福禄,辖溶江十塘地方,即:青旗、大闹、富禄、亮寨、龙阳、匡里、勒龙、梅寨、石碑、沈口。
民国后期,原溶江区,区治所富禄,辖9个乡,即:良口、洋溪、高培、勇尾、高安、富禄、匡里、拉陇、梅寨。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全县划为6个区,33个乡,溶江区,区治所富禄,辖5个乡,即:梅林、富禄、匡里、高安、勇伟。
1951年5月,全县调整为9个区,34个乡。六区,区治所富禄,辖三个乡,即:富禄、匡里、梅林。
1953年7月,重新调整为10个区,122个小乡镇,富禄为六区,区治所富禄,辖7个小乡镇,即:新民、石碑、梅林、高岩、富禄、匡里、富禄镇。
1958年下半年,全县以原来的10个区改为10个公社,小乡改为生产大队,公社和生产大队既是经济组织,又是行政组织,政社合一。富禄区(即六区)改称为上游公社。
1959年4月,全县分设为20个公社,原上游公社改称为富禄公社,行政上仍属于区级公社。
1961年6月,全县调整为24个公社,同时将高安公社拼入富禄公社。富禄镇升格为区级镇(时间仅一年),1962年6月,转降为村级镇。
1962年8月,恢复区乡设置,全县调整为11个区,富禄区区治所富禄,区辖:新民、梅林、高岩、富禄、匡里、富禄镇。
1966年8月,全县把11个区改为公社,富禄区改为富禄公社。
1980年,全县划为12个公社(镇),富禄公社治所富禄,公社辖13个生产大队,即:石碑、梅林、新民、龙奋、大顺、仁里、匡里、纯德、归述、岑洞、富禄、高岩、岑旁。
1984年,公社改为乡,全县划为16个乡镇。原富禄公社分为富禄苗族乡和梅林乡,并将原勇伟公社的高安、岑牙、甲圩、培进4个大队划归富禄苗族乡所辖。苗族乡计辖15个村(居委会),即:高安、培进、甲圩、岑牙、岑旁、富禄、高岩、匡里、归述、岑洞、纯德、仁里、大顺、龙奋、富禄居委会。


第三节 位 置   面 积

富禄苗族乡面积158平方公里,南与融水苗族自治县大年乡毗邻,东北与贵州省从江县贯洞镇、黎平县龙额乡交界,距县城古宜镇65公里,是县境内溶江流域第一大镇和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历来为区、乡治所,1961年6月,曾设区级镇,1962年6月,仍降为行政村级镇。


    第二章  行 政 区 划
第一节  区  划

富禄苗族乡现辖14个行政村,1个居民委员会,即:高安、培进、甲圩、岑牙、岑旁、富禄、高岩、匡里、归述、岑洞、纯德、仁里、大顺、龙奋、富禄居委会。47个自然屯。注:原来为46个自然屯,纯德村旧时是一个自然屯,新村是90年代后才有的一个自然屯。
各村(居委会)所辖自然屯(街)列表如下
 
序号 行政村(居)名称 户数 人口 所辖自然屯(街)名称   
1 龙奋村 387 1672 龙奋   
2 大顺村 515 2231 大顺、高业、响田   
3 仁里村 427 2151 仁上、仁下、滚叠、滚略、新村   
4 匡里村 530 2299 匡里、浪泡、青旗、上荣阳、
下荣阳   
5 纯德村 487 2235 纯德老寨、新村   
6 归述村 365 1920 上寨、中寨、下寨   
7 岑洞村 273 1490 上寨、下寨   
8 高岩村 442 1955 高岩,九景、井丹   
9 富禄村 713 2605 侗寨、葛亮、岑胖、岑广、登晒   
10 岑旁村 416 1748 岑旁   
11 高安村 965 3443 上寨、下寨、尾寨、船寨、鸟寨、新寨、吉靠、大板、南江   
12 岑牙村 450 1960 上寨、下寨   
13 甲圩村 270 1205 老寨、新寨   
14 培进村 425 1877 上寨、中寨、下寨、小龙圩   
15 富禄居委会 699 1740 复兴街、和平街、民强街、河西街  
注:表中人口数据为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


第二节  村 寨 叙 略
1. 龙奋村
龙奋村位于富禄苗族乡西部,坐落于“荡恳”(苗语、山名)山北面的山坳上,东邻本乡大顺村,西连梅林乡新民村,南靠贵州省从江县西山镇务林村,北依本乡匡里村浪泡屯,与从江县贯洞镇八洛村隔河相望,距乡政府所在地约41公里,是富禄苗族乡西部最边远的村寨。民国时期,龙奋村属溶江区匡里乡所辖,新中国成立后先后归溶江区(五区)匡里乡、富禄公社、富禄苗族乡管辖。龙奋村属山地地形,四周山峦起伏,延绵不绝。龙奋村地处海拔约550米的山坳上,全村有7个村民小组387户1672人(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均为苗族人。龙奋村属典型的“九山半水半分田”,山多,耕地少,共有水田473亩、旱地267亩、林地2768亩,人均有田0.28亩。龙奋村自古以来以传统农业经济为主,经济来源主要靠水稻、茶油、松木、杉木和楠竹,过去由于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现代农业产业和市场经济发展缓慢,生产生活极端落后,至今仍是富禄苗族乡的贫困村之一。上世纪九十年代后,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加快,村民开始外出务工。如今,青壮年基本上长年在外务工,劳务收入已经成为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
据传,富禄苗族先民最早生活于湖南洞庭湖一带,几经迁徙后来到都柳江流域,部分人来到富禄两岸高山定居,成为这带苗族最早的祖先。龙奋村第一大姓陈姓,其次代姓、白姓、杨姓、吴姓。“五大姓氏七大宗族”在“双忿”(苗语)这块平凡的土地上过着平静生活。村民团结和睦,严守族规,无论嫁娶或丧葬,出力协助,从不懈怠。
“芦笙踩堂”是村里的盛大传统活动,每年春节初一至初六,全村男女老少在鼓楼坪前举行“芦笙踩堂”,人们穿着节日盛装,年轻小伙吹奏芦笙,头戴银饰、身穿盛装的姑娘们围着芦笙队跳起踩堂舞欢度新年。芦笙踩堂是苗族人民传统的文娱活动,也是群体的健身活动。据说,苗族芦笙踩堂能驱鬼祛邪,给人来年带来好运,万事顺利。
    1984年富禄苗族乡成立后,在历届乡党委、政府的领导下,龙奋村人民逐步摆脱贫困落后面貌,生产生活条件有了全面改观。近年来,在乡党委政府“两茶一糯”工作思路指引下,龙奋人民大力发展油茶和茶叶产业,全力推进优势产业“大糯”产品深加工,“大糯”逐渐成为龙奋人民的支柱性产业,富禄“大糯”也逐步成为享誉区内外的知名品牌,加上寨改、灶改、水改、电改、房改等惠民工作的实施,龙奋面貌已经焕然一新。2008年来,龙奋教育事业有了突破性发展,义务教育已经全面普及,高中中专教育开始扩张,已培养出两名大学生。村民在与外界的实际碰撞中,封建思想禁锢逐步被打破,开始接受现代先进科学思想理念和法制观念。


二. 大顺村
大顺村是富禄苗族乡八个苗族村之一,地处该乡西部溶江河南岸,海拔1050米的大闹山脚下,离乡政府所在地15公里。本村东邻富禄乡仁里村,西与贵州省从江县务林村和本乡龙奋村接壤,南连融水县大年乡高僚村,北靠富禄乡匡里村。全村分大顺、响田、高业三个自然屯,有7个生产小组,共515户,总人口2231人(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全村有水田1192亩,旱地605亩,林地14463亩,人均有田面积0.5亩。过去,村民以农业经济为主,全靠水稻、茶油和木材等维持生计。改革开放以后,村民把传统的耕作与外出劳务有机地结合起来,拓宽了经济来源的门路。在党和国家富民政策指引下,大顺村已取得了路通、电通、水通的巨大变化,各方面的建设和整改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到2012年,全村人均年收入达 2500元,人均有粮260公斤。
相处近一千年前,大顺第一大姓代姓始祖从湖南洞庭湖逃荒而来,建家立业。后来,又有另一代姓始祖也从湖南逃难来到这里。两家来自湖南不同地方的代姓人,他们一代又一代在崇山峻岭中开荒造田,生生不息。
后来,又有杨家、曾家、孔家、白家、陈家的始祖也从不同地方逃荒逃难来到这里,共同加入到大顺代姓这族相依相存,逐渐形成了一个较大的村落。据说,曾家、孔家的人因逃难来到这里后唯恐他乡的人追杀,就立马改了姓,随了代姓。大顺历来保留五大族人,其中代姓又分为三大家族。陈家因户数少便依属代家为族,杨家、白家为两大家族。如今,大顺的代姓可以通婚,是代、曾、孔家族间的姻缘情结。
如今,大顺村在物质生活上,人们已经做到家家有余粮,户户有存款,日常生活用品应有尽有;在精神上,人们则经常以唱及听苗歌取乐,对酒共饮,每年都开展丰富而纯朴的民风民俗活动。妙龄少女几乎人人备有银帽、银项链和银手镯,这是她们婚庆和节庆时最好的着装品。青年男子也逐渐改了过去的布衣着装,除了节庆偶尔穿上亮丽的布衣外,平常穿的则是越来越汉化了的服装,且名牌和高档化。这一切变化都缘于生活的改变而改变,这种改变体现了一个民族与各民族的潜移默化,并相互辉映。
大顺村人每年主要过“四节”—— 春节、新米节、中秋节和芦笙堂节。除了春节外,在其它的每一个节日里,好客的大顺村人都邀请他乡的人来共度佳庆。
大顺村建有一座鼓楼,是村民休闲娱乐和议事的场所。目前,村委会正准备筹资兴建戏台一座。在党和国家的援助下,大顺村修建了消防水池和人饮水池,流水管直通各家各户,群众用水非常便利。2013年8月,大顺发生一场火警,全靠上级配备的灭火设施挽救了村民的生命财产。因此,村民对党感恩不已。
大顺村有一宝,这宝便是大顺香糯。大顺村历来就种植糯谷为主,因地理位置而气候适宜,土质肥沃,粮鱼收成可观,历来被人称为“鱼米之乡”。多少年来,大顺香糯因颗粒粗,米质白,味香而闻名区内外。富禄乡人民政府已把大顺香糯列为村民的一大经济支柱,大顺香糯美誉为“天下第一糯”,大顺村还盛产辣椒和茶油等。
大顺村小学,现有教学楼2座,学生食堂1座,教师11人,小学生450人,工友3人。有村级卫生室1座,村医生1人。2010年以来,全村先后有5位学子考上了大专院校,结束了本村无人上大学的历史。


三. 仁里村
仁里村是富禄苗族乡的一个苗族村,地处溶江河南岸,坐落于大闹山东边半山腰,东连本乡富禄村葛亮屯和融水县大年乡归合村,西接本乡大顺村,南靠融水县大年乡高僚村,北与贵州省从江县庆云乡平校村隔河相望,距乡政府所在地7.5公里。仁里村共有5个自然屯,分别是:仁里上寨、下寨、新村、滚叠、滚略。7个村民小组,共427户2151人(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有农田768亩,旱地257亩,林地2100亩,人均有田0.4亩。过去,仁里村苗族人民主要以传统的农业收入来维持生活,经济来源靠种植水稻、茶油及林木等。由于交通困难,地理条件差及其他原因,村民的生活水平普遍较差。改革开放后,村民们掀起了外出务工的热潮,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居住条件极大改变,全村5个自然屯都通路、通电、通水,苗族人民真正享受到了改革开放带来的成果。
仁里村自然屯分散,村完小设在仁里下寨,在滚叠屯设有一个教学点,方便两个自然屯的孩子就近上学;有村级卫生室一间,村医一名。
仁里村祖先迁徙来时,先安居在大年河边的平让(地名)。相传,宋朝时代,仁里村民曾定居平让,后来搬到半山腰,即今天的仁里上寨定居。当时,有两兄弟,他们都很勤劳苦干,弟名叫古补生,他喜欢打猎、游山玩水。一次,他到溶江河边打猎,发现此地环境良好,他就搭棚在此地生活下来。后来又有一位名叫古交的也来此地定居,接着又来了3户人家,分别为:古苏、古动、里寨,他们一同在此定居下来,长年累月,来的人家越来越多,就形成了如今的仁里村(苗语叫拜分)。明清时期,仁里村民筹资兴建了一座长达500米的石梯,从寨头贯通到寨尾,整整齐齐、十分壮观,民众赞叹不已。民国时期,仁里村负责管理溶江河河道运输事务,管辖着从“两鸟”(苗语)到仁里一带的河道运输,在党展兰(地名)建了一个守河道运输办事处,每天值班人员不少于三人。仁里渡口那时就有两条渡船供人渡河,其中有一条放在大年河口。
2007年,仁里村下寨屯发生大火,40余户人家房屋被烧毁,2011年,无情的火灾再一次烧毁了下寨,造成38户人家房屋被烧毁,这两次火灾给当地民众生活造成很大的影响,人民痛苦不堪。在上级党委政府的领导和关怀下,原仁里下寨的居民基本上搬到了溶江河及大年河渡口处定居,建立了仁里移民新村,截止2013年底,仁里新村已经有了139户。

四. 匡里村
匡里村地处富禄苗族乡人民政府驻地西部,距离13公里。东邻贵州省归廖村,西连梅林乡新民村,南靠本乡大顺村,北与纯德村、归述村接壤,321国道贯通全村,有七个自然屯,8个村民小组,共530户,2299人(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土地面积9.33平方公里,其中耕地面积1500亩,水田面积748亩,林地面积5300亩,人均有耕田0.36亩。因当地风俗、自然条件影响,村民基本上以传统农业经济为生,主要经济来源为水稻、茶油、杉木。改革开放后,随着外出务工热潮的掀起,村民们意识到外出谋生信息,纷纷外出务工挣钱来提高家庭生活水平。2011年全村人均有粮220公斤,年纯收入已经超过3000元。
相传,匡里一世梅公是从黎平来,祖籍江西婺源。他与匡里一世唐母生活五年后出走不归。据说梅公是一名反清义士,为不连累家人而一出不返,不知去向。唐母含辛茹苦把两个孩子拉扯大,二子成家后渡河到对岸(即今的匡里屯)居住,认为该地风水好,入住后人口繁衍快,渐渐升为匡里的大姓。匡里屯位于河边,而河两岸高坡上都是苗族村。苗语呼“汉人”为“丢”,因梅家本是汉人,四邻苗村都称匡里为“丢方”,意即“汉人匡里”。而原住寨稿屯的其他住户因风水差,人丁不旺,而四散搬迁。因当地沿河都是侗族村,二子娶当地侗族姑娘为妻,梅家后代的语言及风俗习惯也渐渐融入当地侗族,慢慢地也就成了侗族。后来因一些“逃难”、“逃丁”的外地人员和嫁娶因素,给匡里增加了汉、苗、壮等民族,姓氏也增加了杨、滚、贾、白、代、陈、梁、罗、吴、李、韦等姓氏。人们虽然姓氏、民族不同,但勤劳耕作,和睦相处,世代相依,成为当今和谐的匡里。
1948年,匡里第一位大学生梅品清毕业于国立桂林师范学院,曾任民盟柳州市主任委员,主委,柳州市政协副主席,民盟广西区委常委,顾问等职。1983年,当选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享受副厅级待遇,是匡里村的骄傲。他现年94岁,尚健在。
山区的农村生活虽然简朴,但这里却有深厚的民族文化底蕴。匡里村曾经成立过4个侗戏班子,一个民族舞蹈表演队。他们曾在方圆百里的十里八寨表演过,也曾经在富禄民族传统花炮节登台献艺过。一面面锦旗象征着他们和十里八寨的深厚友谊,他们与十里八寨民族文化的深刻交流,他们为十里八寨的和谐维稳工作打下坚实的基础。匡里曾经拥有一座很标志的侗家木楼戏台,并且是梅品清亲手题词挂匾,但不幸被1996年的特大洪水摧毁,旧貌不存。出于对民族文化的执着和热爱,匡里得到上级有关部门的重视,在他们的帮扶下,一座砖混戏台又在匡里村篮球场边屹立。相信这将成为促进十里八寨友谊团结、传承民族文化交流的圣地。
如今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发展地方特色产业的政策方针给匡里屯的经济生活注入了新的活力。匡里自古就有“大糯之乡”的美名。据历史记载,匡里大糯是清朝的皇家贡品,而今又经过香港权威部门鉴定过,它油光发亮,粘性好,各种有机物质含量均达标,是全生态绿色食品,因此得名“天下第一糯”,受到各地经销商的青睐,成为亲朋好友的送礼佳品,美名远扬。现今匡里村的大糯种植面积已达500亩,年产量在30万斤左右,是公认的“天下第一糯”。

五. 岑洞村
岑洞村位于富禄苗族乡西北部,距乡政府所在地18公里,东与贵州省从江县庆云乡培岩村和今同村相邻,西南连着本乡纯德村和归述村,北靠庆云乡德盘村。自古分为上寨和下寨两个自然屯,今有8个生产小组,其中上寨6个,下寨2个,共有273户,1490人(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岑洞村海拔660米,总面积7858.5亩,其中林地面积3398亩,耕地面积524亩,是一个居住在边远高寒山区的苗族村。
富禄苗族乡的纯德村、岑洞村和归述村,旧时称为“苟皮三村”,又称“三百苟皮村”,而岑洞、归述两村村民是从纯德村分支而来。在归述之处发展到80户,岑洞这地方发展到了70户。于是,三百苟皮村将归述称为“八十归述”,将岑洞称为“七十岑洞”。
岑洞的大姓是滚姓,其次是姚姓和梅姓,覃姓有10户,刘姓有2户,陈姓只有1户。全村分为四个大族,滚姓的一部分和刘姓为一族,苗语称为“故党”;滚姓的另一部分和覃姓及陈姓为一族,称为“故妈”;姚姓一族,称为“周表”;梅姓为一族,称作“达匡”,苗语“达”是“后代”的意思,据传梅姓是从本乡匡里村迁来的后人。同村的同族人一般不能通婚。四个族人的生活习俗大都一样,唯有插秧罢后苗家人过新禾节时,“达匡”一族要舂糯米糍粑过节,据说,梅姓祖先从匡里迁来的当年,插完田后过新禾节时,粮仓里还剩有很多禾把,于是他们就拿来舂糍粑,表示粮食满仓,年年有余。而姚姓族人,因祖先过新禾节这天,男人出门去打官司未回到家,有女主人当家敬祖宗,故现今每到这个节日,仍由女主人发话后一家人才能上桌就餐。
民国时期,富禄为溶江区时,岑洞为溶江区所辖,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匡里从富禄分出,另设乡级后,岑洞属于匡里乡。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岑洞仍属匡里乡,1958年人民公社化,岑洞村改为岑洞大队,属于富禄上游人民公社,1961年,富禄升格为区级镇后,岑洞归属匡里公社。1962年8月恢复区乡,富禄为六区及为富禄公社后,岑洞和归述合并为一个大队——归述大队,直到1979年5月分为岑洞大队和归述大队。1984年,富禄苗族乡成立后,改为岑洞村至今。
解放前,岑洞村民由于土地少,加上受统治阶级压迫剥削,许多人只能靠到贵州接边的村寨去打长工、短工维持生活,极端贫困,村里办不起学校,也无人到外地求学,全村没有一个人识字,是个名副其实的文盲村。建国后,党和政府非常重视少数民族地区的教育事业,1953年上级安排一名教师到岑洞村开办学校,从此,岑洞村才开始有人学习文化知识。现在,在读大学1人,读高中2人,读初中86人。中专及高中毕业7人,初中毕业106人。岑洞小学已经成为完全小学,在校学生212人,共有老师7人。
岑洞的最高坡叫“长马山”,海拔996.9米,是富禄苗族乡的三大高山之一。山顶设有航空塔,这是1956年由柳州军分区设立的。气候属于亚热带季风性气候,一年中最热的只有七月,夏天没有蚊子,晚上睡觉不用挂蚊帐,有时还须盖被子。气候对农作物的生长非常适合,日晒充足,因此,该村种植的红辣椒香味独特,辣中带有甜味,远近有名;种植的红薯又甜又软,菜类更是香甜可口。
重要事件
1、岑洞上寨,1939年10月遭受火灾,人畜没有受害;1954年12月遭受火灾,因在寨子中心起火,又是深更半夜,本次火灾烧死10人,烧伤2人,牲畜不计其数。
2、岑洞下寨,1974年4月遭受火灾,烧死生猪3头;1980年9月发生第二次火灾,由于在白天发生,人畜没有受害。

六. 归述村
归述村系富禄苗族乡管辖,地处富禄乡西部溶江河北岸,东邻贵州省从江县庆云乡广力村归料屯,西连本乡纯德村,南交匡里村荣阳屯,北靠岑洞村,距离乡政府所在地16公里。民国以来分别属于榕江区、匡里乡、富禄公社,1984年成立富禄苗族乡后为归述村。全村上、中、下三个自然屯,365户,1920人(第六次人口普查),一字排开分布在海拔500多米的半山腰上。居住者苗、侗两大民族,全村有水田680亩,旱地420亩,茶叶地300亩,林地1300亩,是富禄乡人多地少的苗寨之一。有史以来村民一直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主要经济来源有水稻、木材、茶油和自养的牲口。20世纪90年代后期,农村掀起了外出打工的热潮,先是年轻男女入城进厂打工,后是中年人进山砍木造林。村里只有留守的老人和儿童,外出劳务的收入已成为现在每个家庭的主要经济收入。人们靠着吃苦耐劳,延长劳动时间来增加自己的收入,2011年全村人均纯收入已达2000元,成为富禄苗族乡收入较高的苗族村之一。
归述村上寨的罗公“故行”吴公“故班”分别从庆云乡和贯洞乡迁到上寨落户。陈公“故富”是福建人,与黎平梅公因做生意到中寨来,厌倦了常年奔波的生活也留了下来,至今归述村有了滚、贾、陈、吴、罗、覃、梅七姓氏,数滚姓最多。
归述村气候宜人,村民们像亲兄弟一样,在这块肥沃的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从古到今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耕作,虽然地理条件决定了他们的现状,但勤劳的归述人任劳任怨地在这里耕耘着,编织着他们的未来。因为离集市较远,村民们家家户户每年都自酿着上等的糯米酒,腌有自养自喂的酸鱼酸肉,他们朴实大方、善良好客,只要有远方的亲朋好友到来,都当贵宾上客,男人拿出自酿的美酒,女人端上腌制多年的酸辣美味的酸鱼酸肉,盛满桌上,逢年过节,还要摆上特色菜“牛憋”、“紫血”和“鱼生”等。待客人回家时,村民给客人包上糯米饭和酸鱼,带回与家人共享。归述的节日有“春社”、“播秧”、“新米节”、“八月十五”和“春节”,最隆重的是“春社”和“春节”,每年的春分前后即“春社”之日,这天青年男女都穿上节日盛装,包上糯米饭和酸鱼,赶到“务帮”(地名)去看热闹。“务帮”社场是纯德、归述、岑洞三村特定的坡节。这天又是青年男女谈情说爱、交换情物、私定终身的日子。“务帮”在三村的中间地带的两条溪水交汇处,四周群山环抱,有山有水,田地交错,又有参天大树。这天是三个村民最热闹的一天,溪边、田间都站满了人群,小孩子玩水,青年人拉手拥抱,老人选物讨价、交谈叙旧。
春节,外出打工的人们都回到了家,初三这天早上,全村的男女老少,穿着盛装,戴着银饰美丽的姑娘们更是打扮的花枝招展,集中到中寨的球场,男人吹起动听的芦笙,女人围在芦笙队的外围,跟着芦笙的节奏“踩堂”,这就是苗族人民特有的“芦笙踩堂”。兴致勃勃的青年男女,一边炫耀身上的华丽装饰,一边展示自己的舞姿,苗族人民的芦笙踩堂都为3、5、7天,在那动人的场面里,观看在四周的男女老少都融入和沉醉在这节日的气氛之中。

七. 纯德村
纯德村位于富禄苗族乡西北面,溶江河北岸的半山腰中,东连本乡岑洞村,西接贵州省从江县往里村,南靠本乡匡里村,北与贵州省庆云乡今分村毗邻,距乡政府所在地18公里。
全村辖两个自然屯(老寨屯和新村屯),9个生产小组,487户,人口2235人(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居住着苗、侗两个民族。其中苗族人口1676人,侗族人口559人。有水田806亩、林地8530亩,人均有田面积0.4亩。村民基本上以传统农业经营为主,经济来源主要靠种植水稻和木材,地理环境恶劣,生产生活落后。近年来,在乡人民政府和上级有关部门的培训及引导下,大批村民开始外出广东、深圳等地打工挣钱,劳务收入已经成为全村的经济支柱。
纯德村是苗、侗杂居的村寨,居住着滚姓、罗姓、杨姓、贾姓、伍姓等几大氏族,其中以滚氏家族最多。
民国时期,纯德村属溶江区匡里乡。新中国成立后,先后属溶江区匡里乡、富禄公社、富禄苗族乡。纯德村原名狗皮村,民国时,国民党苛捐杂税繁多,弄得村民们苦不堪言。据说纯德村的有志青年英双、仁德、仁宝等人带领村民们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税收,使国民党的征税行动一次次受阻,国民党反动派将纯德村称作“狗皮村”,意为顽固不化。三江县即将解放时,国民党从江县保安团派兵围剿纯德村,被三江县民变武装队伍梁治安率军击溃,村民们才免于大难。解放后,苟皮村改名纯德村。
苗族、侗族是一个多节的民族,除了传统的春节、端午节、中秋节等节日外,还有一些有民族特色的节日,比如大年初一下午举行的祭拜“萨滴”仪式,“萨滴”的祭拜堂里设有12个石凳,是提供给寨子里12位德高望重的族老在里面做祭拜仪式用。那天下午,村里的男女老少都穿着崭新的民族服装,提着糖果和米酒等食物到“大滴”(祭拜堂)去供奉“萨滴”,并围着“大滴”明枪、燃放鞭炮向“萨滴”表达自己新年的愿望,祈求“萨滴”保佑自己新年心想事成,吉祥安康。祭拜仪式结束后,村民们又来到“双岁几”(地名)邀请来自贵州省贯洞、龙图、洛香等周边村寨的客人,举行民族团结联谊会,开展促进民族团结的新春联欢活动。
纯德村是山区地形,自然风光神奇秀美。村民十分爱护养育自己的大山。至今,山上仍然保留有大片的原始森林。走进原始森林,只见树形怪异,林间幽静而神秘,藤枝和树枝纵横交错,好似一座迷宫。但每一座山的山顶都有一片小空地,从小空地上可以看见远处的贵州岑分、往里等村,让游人觉得豁然开朗。
古老而美丽的纯德,依山傍水,一条小溪沿着山脚而过,夏天的纯德村,气候宜人是避暑纳凉的好地方。

八. 高岩村
高岩村地处富禄苗族乡乡属所在地东北端,紧靠贵州龙额乡,属高寒山区。全村辖有高岩,九景,井丹等3个自然屯,7个村民小组,共482户,1998人,其中高岩屯388户,九景屯67户,井丹屯27户(2013年末统计数据),全村耕地面积1050亩,林茶地面积6330亩,水田850亩,人均0.35亩。主要种植糯谷,有“糯米之村”称号。过去,仅靠出售糯米、茶油为经济收入,加上田少,人多,每年人均有粮150公斤,人均收入600元,生活比较贫困。
改革开放后,村中富余劳力纷纷外出到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务工。通过务工把外面所学到的科学技能和致富经验带回家乡,在新农村建设的大好形势下与全国人民一道逐步迈向小康社会。
高岩村,四面环山、地貌奇特。村寨犹如巨人手掌,张开五指环绕。村寨坐落于掌心。中指处为“弄洞山”,海拔为848米,从“弄洞山”涌瀑出来一口山泉,称之为“龙泉”。龙泉瀑水由北向南流出形成的一条小溪把村寨一分为二。在东岸寨子称为“高岩上寨”,西岸寨子称为“高岩下寨”,南面形如手腕处建的寨子叫“高岩新寨”。
高岩村有三姓氏,吴姓、石姓、陆姓。吴姓太祖创建的吴姓家族共有50户,约250人,居高岩上村。石姓家族来源于江西省瑞金市九堡镇,因避难而颠沛流离,先后到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从江县洛香镇、庆云乡落脚,在吴姓的相约下迁到高岩定居。陆姓太祖在走访亲戚的路上,目睹高岩“龙门”般的岩石墙,十分好奇,在吴姓头人邀请下也就举家到了这里定居,形成了高岩三大姓的一个村寨。因寨前有一片高大竖立的岩石墙,并长有参天大树,有“泰山石敢当”的寓意。因此三姓就把这个寨子命名为“高岩”。
1994年8月,高岩村发生上吐下泻死人很快的疾病(8月6日—8月10日高岩屯死亡2人,九景屯死人1人)。县委、县政府当得到高岩的疫情报告后,立即责成县卫生局组织防疫站和富禄卫生院奔赴高岩进行疫情调查,采取及时救治。在此期间正值毗邻贵州、龙额、地坪两乡八村发生霍乱病。且贵州仅离高岩五华里的小村寨亦发生疫情,更加引起了县委、县政府的重视,及时报告自治区和地委,上面及时派出专家下来进行指导。在上级政府的关怀重视下采取一切措施,在人力、物资、药品得到保障,疫情短期内得到了迅速扑灭。仅利用20个日日夜夜,医疗队共治疗266人,其中就地治疗158人,腹泻病人158例,确诊02号小川型20例,治疗率达100%。
高岩村是一个大村,村寨木房紧密相连,历来存在很大的火灾隐患。过去寨中,道路猪牛粪便到处都是恶臭熏天。2012年,市委郑俊康到富禄乡搞扶贫攻坚活动,在乡党委政府共同重视下,把高岩村作为攻坚项目示范村,对高岩村的村容、村貌进行彻底的改造。村寨所有道路和村巷进行全面的硬化,并对村寨拥挤房屋进行全面的整改,规范,开辟防火线。投入资金拓宽了村寨道路,形成了一条整齐的村街。务工攒钱的村民建成了高大的楼房。经过整治,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水从村街中穿流而过,两岸砌筑花圃种上花草、街树,并为该村兴建了大戏台,硬化大广场,修整两个旧鼓楼。
在党和政府的关怀重视下,高岩村单一的种糯米、油茶的旧生产模式得以改进。他们已新垦种了250亩茶叶基地,引种完成了新品种软枝油茶基地250亩的种植,为高岩村走向小康富裕生活注入了新希望。

九. 岑旁村
岑旁村地处乡境南部榕江河南岸的陆田山下,东邻本乡岑牙村,西连融水县大年乡归合村,南依融水县大年乡木业村,北与乡政府所在地富禄镇隔河相望,距富禄镇约7公里。岑旁村民国时属溶江区高安乡,建国后先后属溶江区(五区)高安乡、勇伟公社、富禄公社、富禄苗族乡。全村处在海拔600米左右的半山腰上,全村有14个村民小组共416户1748人(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基本上均为侗族人。有水田530亩、旱地300多亩、林地3000多亩,人均水田面积0.3亩。村民基本上以传统农业经济为生,经济来源主要靠水稻、油茶和木材,生产生活非常落后。20世纪90年代后,随着外出务工热潮的掀起,劳务经济成为全村的经济支柱之一,劳务收入已经成为村民们的主要收入来源。
    岑旁村所在地原是一片大森林,人称“弄王”,是老虎猴子生活的地方。相传在两三百年前,今融水县拱洞乡甲吉村一位人称“公松”的陈姓太公(即今岑旁村第一大姓陈姓的始祖)挖竹鼠来到“弄王”,并在距今村所在地约一公里的“己纯”(地名)起工棚生活下来。不久又有一人称“公扬”的吴姓太公(即今天岑旁村第二大姓吴姓的始祖)从今贵州省从江县贯洞镇潘里村落荒到这里,他先住在距今村脚一公里左右的“岭横”(地名)。 后“公扬” 顺沟找螃蟹进入水源处“弄王”,并遇到“公松”。两人决定结为亲家并搬到“弄王”中水源处起房定居生活。因所居之处四面环山,中间有水,地形像个榜桶,于是“岑旁”(“岑”在侗语中为山岭之意,“旁”为大木桶之意)之名便逐渐叫开来了。不久,山下大年村的石姓太公听说山上好生活,也搬到山上与陈吴两姓定居。至今岑旁村有“父三姓母九姓”一说,“父三姓”指的就是最先来到岑旁村的陈吴石三姓,至于“母九姓”是指后来陆续来到岑旁村定居的覃、罗、廖、梁、韦、谢、曾、蒙、潘等其他九姓人家。后来,蒙、潘两姓自然消失,至今全村生活有十姓人家,仍然以陈、吴、石为三大姓。
    岑旁人善良友好、热情好客。每当有外面的客人到来,不论是否认识,村民都会拿出自酿的农家乐米酒和酸肉酸鱼等本地特产款待。岑旁村民风纯朴,风情浓郁,村民心灵手巧,能歌善饮,朴素大方。每年的正月初七踩塘节是村里最热闹的节日,那天,全村男女老少早早起来,吃罢早饭,穿上节日盛装,集中到寨中的“萨岁”(侗家的祖母神)坪上,寨老祭罢“萨岁”,全寨人即擎着锦旗、凑着芦笙、鸣放鞭炮、敲锣打鼓绕着寨中的小水库环走三圈,尽情展示一年来的丰收与喜悦,然后再集中到寨中广场或学校球场吹芦笙、舞狮子、跳芦笙舞、对歌多耶、演唱侗戏等,直至通宵达旦。四周村寨的群众也多闻讯而来,“月也”共欢,热闹非常。
    岑旁村自然风光优美,村落错落有致,民居绿荫掩映。寨后陆田山古木参天,山形怪异,幽静神秘。山顶上有一凹洼,洼中有一圆形直径约5米的山塘,水深尺许,长年不枯。相传池中水上通天河,下通大年河,四方八寨生产生活及消防用水都靠它保佑。2008年,岑旁村因优美的自然风光被评为三江县首批“十佳生态文化村(寨)”。
    岑旁村因地处黔桂交界处广西长安经陆路进入贵州黔东南的重要通道上,又为黔桂交界重镇富禄镇的南部屏障,因而地理位置十分重要。1930年邓小平、张云逸、李明瑞领导的红七军两度过三江时都从这里经过,并曾在村里驻扎。1945年日本兵侵入长安、丹洲一带,贵州国民党部队曾派兵到陆田山上挖战壕,企图在此阻击日军北进入黔,至今在山顶南沿,仍有一条长百米许的壕沟。
    岑旁人历来重视教育,特别是改革开放后,村民更是把加强子女教育作为改变贫穷面貌的一条重要措施来抓,父母宁愿忍饥受冻也要把子女送上学。从1984年起,为解决在乡中学读书的子女伙食问题,村里自发组织由家长轮流为学生送饭, 20多年来风雨无阻,这一事迹使该村获得了“送饭村”的美名,曾获中央电视台多次报道,直至2008年秋上级落实了“免费午餐”政策,该村“送饭村”的历史才告结束。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岑旁村一直是富禄乡的教育重点村,从1987年至今,村里在校的大学生一直连续不断,而许许多多已毕业的大学生如今已成为村里新生的力量,他们正在各行各业为改变家乡的贫穷面貌努力着。 

十. 培进村
培进村位于富禄乡西南部,东临融水苗族自治县龙圩村,西面连着甲圩村,南面依着融水苗族自治县的瑶龙村培足屯,北面是洋溪乡波里村归能屯。距321国道14公里,现在有一条7年前开通的便道。民国时期,培进村属于溶江区高安乡。后所属勇伟公社管理,1984年富禄苗族乡成立后,培进村从勇伟公社划归富禄苗族乡。 
培进村有4个自然屯10个小组共425户人家,总人口1877人(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全村水田780亩,旱地490亩,林地3550亩,森林覆盖率73%,人均有水田0.35亩。
培进村的苗族龙氏首先定居在这里,事隔多年又来了姓杨,姓李,姓王,他们向龙家四兄弟要求在这里住下,龙家四兄弟豪爽的答应他们,一来可以相互照应,二来可以通婚生子繁衍后代。
相传百年前的某一天,龙氏四兄弟的仇家知道他们居住在这里,为了避免带来村落的麻烦,他们的族系更换姓杨,龙氏先来这里叫大杨,后来居住的姓氏叫小杨,如今大杨小杨之间可以通婚。苗族种大糯米,自家酿的糯米酒既香烈又好饮,为了盛情款待客人,人们把小南竹的一节砍成一个3-4公分长做为酒杯,村里男女都向客人敬酒,如今竹筒做为酒杯也是培进苗族的习俗。成年男女喝上一两斤浓香烈的糯米酒都没有醉。
时代的步伐把培进村带进一个崭新的平台,在党和政府大力的支持帮助下,坐落在高山上的村庄也修筑了便道,告别了昨日用肩挑的重活,现在人们开起微型面包车、农用车,驾起三轮车、摩托车,装运着肥料、柴、喂牛草,在四通八达的路上行驶,肩挑的农活已经成为历史。
培进村在上级大力支持下兴办学校,一栋75万元的教学楼与一座11万元学生食堂坐落在村子中,培进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未来,人们的努力与奋斗描绘出一幅美丽的蓝图。近年来,在村委班子的探讨下,在政府的鼎力扶助下,发动群众在村寨的山梁上种上375亩的茶叶,人民生活得到了提高,在茶叶基地的山脚建立一个新村。

十一. 高安村
高安村古称“寨考”、“敲头塘”、“高头”,直到解放前夕的1949年5月才改为“高安”。辖9个自然屯,分别是:新寨、鸟寨、上寨、下寨、尾寨、船寨、大板、吉靠,均在溶江河南岸。321国道开通后,一部分村民搬到了河北岸的公路边建房居住,增加了一个新的自然屯——南江河口屯。该村是富禄苗族乡最大的一个行政村,全村共有965户,22个生产小组,3443人,其中非农业10户(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
高安村现在所处的位置原是一片森林,周围分布着大大小小的许多村寨,其中较大的寨子叫“平大旧寨”,位于离现今高安村中心的上游的二公里处,其余的小寨都散布在“平大旧寨”上下游的溶江河畔。据说下游有个小寨的母猪经常到灌木树林下产仔,风水先生说这一带是长住久安的吉地。于是附近各寨的寨老们就聚集在一起,当时一共来了十二个姓氏(韦、王、吴、李、杨、赵、姚、梁、覃、潘等)的寨老,大家商议并一致赞同都集中到这里来,合并为一个大寨。侗族人素有“未举旗先立杆,未建村先祭坛”的传统。于是寨老们就选定了一个黄道吉日,在现今寨子中心的一块平地——“打萨广”建起了一座简易的坛台,用以祭拜侗民族至高无上的女英雄“萨岁”(即侗民族的共同祖先)。随后各寨的人们才先后搬迁到这个地方来建房居住,大家都安定下来后,十二姓氏的寨老们才正式“造火砖,建‘萨’坛”,并选出当时人口较多的李姓和潘姓分别于农历每月的初一、十五祭拜“萨岁”,给“萨”进香,一直沿袭至今。高安原始十二姓氏的居民十分爱好和平,接收其他姓氏的人们同来高安长住,后有闻姓人到来高安,受到了高安十二姓人的热情欢迎,由此长住下来。此后就接二连三地有其他姓氏的人们前来投奔,直到今天,全寨已经有了34个姓氏,成为全县人口第二大村、富禄苗族乡人口第一大村。
高安村地处溶江河中段,自古以来一直是通往长安、柳州、乃至广州的 “黄金水道”中转站,也是北上贵州黔东南地区最重要的物资转运的重要水道。高安人除了主要从事传统农业生产外,还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自古就有“撑船到古州,放排到梧州”的传统。
高安素有“南侗歌巢”之美称,口头相传保存下来的侗族大歌、河边歌、笛子歌等,形式丰富,种类繁多。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完好,覃奶号等人获广西“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高安有着自己独特文化传统,侗族多耶,侗族大歌是高安人的喜爱和特长,在高安流传着一句“歌养心,饭养身”名言,也出了很多耶歌师,每年的农历七月十四、八月十五,很多耶歌师慕名从几十里外来高安对歌。侗族大歌更是高安的长处,流传下来的《四月雨》、《傻姑娘》备受人们青睐,经过多年的锤炼,这两首唱出广西,唱到北京。每年的正月初八,高安村都举办“芦笙、侗族大歌节”,2001年正月,贵州榕江县车江村“金蝉艺术团”、融水县的拱洞乡等侗族大歌队都来参加高安的侗族大歌盛会,也吸引了广西师范大学艺术学院、四川艺术学院、浙江大学艺术学院等的专家学者前来观看,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著名侗学专家邓敏文院士发来贺电。高安村每年正月初八的芦笙和侗族大歌文化艺术节,年年办,年年新,通过筹办艺术节,培养了不少的民族艺术人才。
2001年9月11日,一场特大寨火烧毁了350多户人家,灾过,党和政府给灾民送来衣食物品,香港爱心人士送给每户灾民300元等。近年来在各级政府的关心支持和帮助下,高安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80%的农户都建了钢筋混凝土结构砖房。在321国道展望,一座座崭新的楼房拔地而起给美丽的溶江增添了一道亮丽风景。但是整个村子建设缺少规划,房子建设错落不齐,留下最大的遗憾。
十二.  岑牙村
岑牙村是富禄乡八个苗族村之一,全村有13个村民小组,共有450户,1960人(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现有水田550亩,旱地329亩,林地3100亩,人均水田面积约为0.26亩。村民全以农林业经济为生,改革开放前,生活困难,改革开放后,随着生产承包责任制的落实和外出打工,家庭收入主要来源于外出务工,因此,年轻的村民90%都外出打工,年迈的在家种田和造林,村民生活随之日新月异,逐步向小康迈进。
岑牙村全村只有廖、潘、滚三姓。相传在几百年前,有一户姓廖的人家从贵州中朝逃到现富禄村岑牙坡居住。由于兵荒马乱,盗匪猖獗,祖先廖老竹、廖老波兄弟俩,被迫逃到这里的半坡搭棚居住,在附近开荒造田,生活下来,这就是现在的岑牙村。随后,一位名叫潘叔丁,他随父从湖南的阳荣堂做生意到现在的高安村,父亲在高安取了二房,生了一个小老弟。因父偏见、虐待,逼迫逃到这里,成岑牙村潘姓的祖先。相继滚老硕、滚老送,从贵州下江来到了这里,成为岑牙村滚姓的祖先。为了表达和睦的生活,众议决定每12年冬季,举行一次“拉鼓仗”活动,并和高安联合举办每年正月初八芦笙踩堂。每到那天,全村男女老少都穿着亮丽的苗族服装,来到寨中,观看苗族芦笙舞,吹苗笛,唱苗歌,还有精彩的斗牛赛,那天热闹非凡,这项活动一直举行到1953年。现在富禄乡每年的“三月三”,由岑牙村表演“拉鼓仗”作为纪念性的活动。
1975年“农业学大寨”岑牙村的群众,各在自己的山场,改变小沟流向,劈山填沟,挖出两块各7.5亩的大田,种上糯谷,放养鲤鱼,每到秋收时节,稻谷成熟时举行隆重的禾把节,那天村民烧起火堆,烤上香喷喷的田鱼,邀外地的姑娘到田间来唱苗歌,还在田间举行斗牛比赛,村民们尽情地分享一年来的丰收和喜悦。
岑牙村地处高山,气候适宜,村民爱山治山,爱树育林。随眼望去,或是层层梯田;或是绿油油的茶子地;或是绿树成荫的森林。他们种出来的糯米,又香又软;花生又香又脆,青菜香甜可口;茶子出油率高,油质好,是开发农副产品的好地方。
改革开放后,村民们纷纷外出打工,开阔了眼界,改变了观念,让子女接受教育作为改变命运来认识。十多年来,村里的孩子都能按时入学,大学在校生是八个苗村人数最多的行政村之一。

十三. 甲圩村
甲圩村地处富禄苗族乡东南部,东邻本乡培进村,西连融水县瑶龙村,南靠融水县培足村,北依本乡岑牙村,距离乡政府有20公里。民国后期,由于战乱,民族不团结,两边村的苗寨出了“苗王”,经常对甲圩村烧、杀、抢掠,村民无法安居乐业,政府也无法维护治安。当时高安有个国民党保安团王营长“姓名王财”,甲圩村就派代表到高安请求他接管甲圩村。他答应后,给甲圩村代表一面旗立在改村的“公牛山”(地名)。从此,甲圩村就属高安乡管辖,也无人敢来掠夺。建国后先后属高安乡、勇伟公社、富禄苗族乡管辖。全村处在海拔650米的半山腰,分为7个村民小组,共270户,人口1205人(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有水田602亩,人均有田0.5亩,旱地340亩、林地14700亩,长期以来以古老的方式经营生产,主要经济来源靠水稻、木材、油茶、外出务工等。
  在进行村流传一个“土地公赶石”的故事,相传几百年前,有个土地公想把从平卯至归能的深沟变为小河。土地公计划扩大山沟,把两边山沟的石头赶走,这样河道才宽。他正在赶走石头,石头从两边山坡滚走,正好逢到一个老头子。他问:“您见我的牛走了没有?”那个老头不知道他的话意,就直接回答:“我没看见,只见一帮帮的石头滚上坡。”这个老头刚说完,石头就不走了。老头子打破他的计划。土地公火气就上来了,一脚把大岩石踩破成三,至今那三个石头上还有土地公的大脚印。土地公随手在山上拉了一小株枫树种下,现在那株枫树仍长在石头上,露出地面的根部形如一条巨龙,树干要5-6人合围才能抱完。现在甲圩村叫那个地方为“井旧”。
  甲圩村原所在地是一座坟山,约在五百年前,当时祖宗“韦公”是广西宜山人,因家里排名老三又和村上农户闹水田,用刀砍死了人。后来怕官府问罪,为了避难整个族共有七对人,传说中的“七公七婆”都一起到甲圩这地方。当时这里还居住着苗寨人。韦家公为了有地方避难,想方设法把整个苗寨人都赶走,就想出了一个好办法:晚上安排十个人,用很长的竹竿挑几十个油灯,排成很长的队伍,在苗寨对面的小路来回走了一夜,余下两个人,用木榛到村边的石梯摇来摇去佯攻苗寨。苗寨人认为来围攻的有很多人,到第二天全跑光了,留下他们的农田和土地都给了韦家公。当时的韦家公不愿在苗寨居住,因而在苗寨人的坟山建筑久居。后来有个汉族的“何家公”从融安县也跑到离甲圩村一公里处“蛇坡”(地名)居住。何家公虽然是经营豆腐的,却是个有文化的人,能够和官府进行交流,而韦家公这一族人无一识字,无法与官府交流。每当官府来征粮和征税时都要到一公里外去请何家公来帮忙,久而久之,韦氏就同意何氏一族到村里安居,从此何家的汉族也改为壮族,后来两家族就结为亲家,直到现在还保持。
  如今的甲圩人民,已经不分民族,可以和周边的苗、侗族通婚。现甲圩除了从外地嫁来外,大部分都是壮族。姓氏韦、何居多,还有李、陆、杨。这里民族文化是依照侗族的习俗,本村人能唱侗歌、侗戏,民风纯朴,好客。

十四. 富禄村
富禄侗寨与富禄街历史上由一条狭长的田冲隔开,街上多住着汉人(以闽粤客家居多)富禄侗寨均为侗人。80年代末,在街、村相隔的田冲处开辟兴建了农贸市场后,街、村连成一片。
富禄侗寨为富禄村所在地,辖葛亮、侗寨、岑胖、岑广、登晒5个自然屯。11个村民小组,713户,2605人(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土地总面积28206亩,其中耕地面积672亩,水田1049亩,人均有田0.41亩。
富禄村由于地处边远山区,田少人多,经济比较贫困落后。祖辈除耕种少量农田外,富余劳动力多,因此许多人靠扎排、放排、撑船及外出副业维持生计。而居住高坡上的岑胖、岑广、登晒村民,人均田亩,勉强耕种自足解决温饱问题,以种树,卖柴解决油盐问题。
解放后,在党的民族政策光辉照耀下,通过不同时期党的政策帮扶,生活逐步提高。特别通过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了苗乡侗岺,许多村民走出大山,到经济发达的地区打工,并把在外所学到的科学技术和经验带回家乡,促进了苗乡的经济发展,与全国人民同步走上小康社会,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农村面貌焕然一新。
富禄侗寨村廖姓人居多,相传先辈于嘉庆年间从贵州黎平廖家弯迁徒到富禄后山侗寨建村繁衍生息,村中居住的尚有曾姓、吴姓、覃姓、欧姓。村中供奉的神灵为圣母“萨岁”,建有社坛于村中。其社坛门联是:承传祖训弘扬风范,继祭先灵光大懿德。于2011年7月落成,由柳州市和三江县双级人大代表廖家祥发动村民捐资及有关部门集资赞助,由本村鼓楼工艺师覃宏芳设计,成为村民聚会、休闲、娱乐场所。
侗寨侗戏从贵州引进、传承。解放初期,侗寨曾是三江县第一支文艺骨干队伍,县级曾抽调导演、演员组成侗戏团。经常下乡巡回演出宣传党的各项方针政策。
葛亮村过去曾是繁华商埠,居民从融水大年河及梅林乡等地移居到葛亮生存繁衍,依靠农耕从事扎排、放排生活。其中难能可贵的是他们保护,汉族(闽粤人)先民兴建的三座庙宇;“妈祖庙”(天后宫)、“关帝庙”、“孔明庙”的香火传承。三座庙宇文化大革命遭到严重破坏,后村民又兴建小型庙宇纪念。坚持每年举办“三月二十三”花炮节,一直沿袭至今。2013年得到上级文化部门的关怀重视,拨款对原“天后宫”进行初期维修。
登晒、岑广屯的侗民是在清嘉庆年间,由黎平中潮迁徒到现址。与贵州龙额侗民同一宗系,语言、服饰、习俗基本一致。他们的先人到登晒、岑广后,开山植树,垦荒造田,繁衍生息。他们能歌善舞,有丰富“侗族大歌”文化底蕴,历年来是富禄村一支文化艺术骨干队伍,经常参加县、乡民歌比赛,获得很好的成绩,享有一定的声誉。村中有“八音鼓手”的传承人石仕忠等,并能吹奏美妙的“笛子歌”和动听的“木叶歌”。值得一提的是,登晒屯居住着贵州、广西两省群众,村民古往今来和睦相处,共建家园。两省党员共建一个党支部,在两省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的关怀重视下,成为了“模范村”的一个典型标杆。登晒屯的新农村建设步伐正迈向一个新的高点,已被传为佳话。
岑胖屯是贵州“云洞坡”迁徒来的侗民,他们的语言、服饰与贵州云洞坡侗民一致,他们的习俗是每年农历十月十二日过“鲤鱼吊颈节”,必邀远方亲人和朋友到来。岑胖也是能歌善舞的村寨,也有自己独特的“侗族大歌”文化。2013年秋曾参加三江侗族自治县举办的民歌大赛,获得了全县第一名。2013年10月在县人民政府和文化部门的举荐下到自治区首府南宁市参加自治区2013年“畅享民歌节”大赛,岑胖“侗族大歌”(多声部合唱)在70支角逐队伍中脱颖而出,获得了2013年“畅享民歌”节金奖。
近年来,富禄侗寨利用321国道边上的优越条件,通过寨改、灶改、水改等帮扶工程,真正的改变了村寨面貌,现已经兴建了将近50多幢现代楼房。村民纷纷走上创业之路,从事经商、建筑、加工和餐饮服务行业,改变了生活。同时,调整产业结构,如村民廖声环还建有养牛场(40头—50头)、养鱼塘(年获鲤鱼几千斤);廖德林建养羊圈(牧羊、山羊50头—60头),侗寨还保留了将近150亩的原始森林,对保护生态做出了贡献。

十五. 富禄居委
历史上富禄这块地盘原住民应是富禄乡岑牙村村民先辈繁衍生息的地方,它的寨子就是现乡人民政府所在地。
自北宋崇宁四年(1105年)建立了怀远县,中央封建王朝已直接统治三江,不少的汉族官吏及汉族劳动人民也陆续迁入三江。自那时起社会上已经出现了土地买卖和兼并。由于封建社会的剥削,政治和经济文化的渗透,原住民由于文化落后,当他们失掉了土地已无法在此生存繁衍。于是他们另辟蹊径,到现富禄下游4公里河右岸的山坡建寨,垦荒造田仍然过上农耕生活,寨名仍叫“岑牙村”。先辈在富禄的,原旧址至今仍叫“岑牙”坡。
都柳江河流是连接沿海地区的一条黄金水道。自清乾隆年间,许多闽粤人(客家人居多)朔江而上来到富禄葛亮定居。因为这一地区与毗邻的黔东南10个县市紧密相连,气候温和,物产丰富,盛产木材,大米,茶油,药材及丰富的土特产等大宗物资。商家们不断地通过水上运输把沿海地区的花纱、布匹、日用百货运到这里,又把这里盛产的大宗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往沿海地区。随着从事木材贩运和商业经营的闽、粤、湘、黔、桂商家们的不断到来发展,葛亮便成为一个物资集散地,形成了繁华的商埠码头。
后来,由于葛亮地处溶江河南岸,购物群众的村寨多住北岸,相隔一水。河水暴涨暴落,渡河工具落后,危及人身安全加上葛亮村寨及店铺均为木房、寨火频频发生,许多商家视此情况另寻求商机,陆续迁到葛亮下游北岸一公里的“团斗”开辟商业市场,形成了“仁浪”街。由于此地是贵州几个县市的民众用肩挑人抬物资到来的第一站。邻近四乡八寨,成为了更理想的物资集散地。从此,“仁浪”街变成了一个更加热闹的商业中心。从此,代替了葛亮繁华的商埠码头地位。
19世纪末,由于洪水暴涨,仁浪街被淹没,房屋崩塌,被水冲走。街道只能向现富禄居委会这块地盘续建发展。逐步形成了店铺林立,行业齐全的外吉街,迅而成为一个繁华的商埠码头,有小长安之称。
民国时期,富禄划分为丁区,也就是融江区,区治所在福禄。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载区建乡,富禄从此更名为富禄乡,富禄一名沿用至今。
解放后,富禄乡镇区域划为第六区,人民政府为保障国计民生,成立了兄弟民族贸易公司、中国百货公司和木材公司等。同时,设立镇政府,派出所、税务所、人民银行、粮管所、油脂公司等行政事业单位。民族资本商铺如“裕源”“大生”和股份商铺“民力”,以及许多从事工商业的小贩店铺,饮食行业及工企业私营者同时并存。
1956年,国家对私营工商业者实行社会主义改造。大的商铺组织成立“公私合资”,对各种从事商业小贩组成百货小组或合作总店。从事工业、企业及小型加工业的个体户分别组织成为农具厂、车缝社、综合社等集体性质单位。撤销民族贸易公司组织大集体性质的供销生产合作社。
上世纪80年代,国家实行全面的改革开放,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富民政策的感召下,由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富禄居委会各项事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在保证收取国家税收和各项规费的前提下,木材市场实行全面的开放。富禄乡财政收入突破百万大关,市场繁荣,人民生活水平大大提到,老百姓手中有了票子,电视、冰箱随即走入平凡农户家。在富梅公路未通车前,水上运输处于黄金阶段。昔日的繁华水码头又呈现在人们的眼前。富禄有旅社大小30多家,酒家及小饭店10多家,歌舞厅和影视厅多家,从事成衣销售的店铺及摊点到处都是,农贸市场及饮食服务行业也十分红火。
1998年,富梅公路全线通车,水上运输市场疲软弃水走陆继而淘汰。市场经济上有从江、下有三江,从此富禄失掉了商业重镇的地理位置,显得比较萧条。许多人根据自身条件已有几十户迁往县城生活,现居委会有居民1740人(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
在党和人民政府的关怀重视下,居委会对自身发展采取了重新的定位。2009年利用寨改、房改、水改契机改变了寨容、寨貌。划分防火线,整改街道,现已建成楼房65幢,通过一村一议规划全面整建灯光球场。2013年争取民族局的支持投入50万元,对“三月三”主会场地的平整硬化工作;2014年又争取到财政扶贫资金在小桥头开辟硬化一个1000多平方米的休闲娱乐场所,并对居委会主要街道、巷道进行了硬化,另开建富禄“三月三”花炮节下主会场大码头一座,并重整古镇码头。
2010年富禄“三月三”民族传统花炮节已被自治区列入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把富禄定为“花炮之乡”。2014年成功举办的“三月三”花炮节已是第130届,历史悠久,享誉全国。富禄苗族乡志——第一编 地 理 - 苗乡侗寨 - 广西柳州市三江侗族自治县富禄乡岑旁村
 
  评论这张
 
阅读(4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